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

类型:欧美剧美国2011

主演:肖恩·宾,米歇尔·费尔利,琳娜·海蒂,彼特·丁拉基,艾米莉亚·克拉克,基特·哈..

导演:蒂莫西·范·帕腾,布莱恩·柯克,丹尼尔·米纳汉,阿兰·泰勒

剧情介绍

《权力的游戏》是一部中世纪史诗奇幻题材的电视连续剧,该剧以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奇幻巨作《冰与火之歌》七部曲为基础改编创作。故事背景中虚构的世界,分为两片大陆:位于西面的“日落国度”维斯特洛;位于东面的类似亚欧大陆。维斯特洛大陆边境处发现远古传说中早已灭绝的生物开始,危险也渐渐在靠近这里。这片大陆的临冬城主暨北境统领艾德史塔克家族也迎来了老友兼国王劳勃·拜拉席恩的来访。国王希望艾德·史塔克(肖恩·宾SeanBean饰)能担任首相一职,对抗企图夺取铁王座的叛军。危情一触即发,整个王国看似平和的表面下却是波涛暗涌。权高位重的拜拉席恩家族、勇敢善良的史塔克家族、企图谋取王位的坦格利安家族、有着不可告人秘密的兰尼斯特家族。这些家族各怀鬼胎,这个国家将会陷入一场混战.....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定档之日我曾承诺过,会在最终季4.14开播之前,以一季一篇的频率回顾该剧前七季的故事,这次就为大家带来第一篇。

在正式开写前,我为“该采用时间线,地点线,还是人物线?”这个问题纠结了老半天……斟酌再三后,我决定混着写——以“时间线”和“地点线”为主,以“人物线”为辅,这样既可以保证大家能较为顺畅地回味剧情,又不至于写成彻底的流水账丧失可读性。

【注:本文原则上不涉及《冰与火之歌》原著额外内容,只聚焦于《权力的游戏》剧集,出于篇幅考虑,故事详略截取有所取舍,但仍是多图长文,望周知。】

临冬城·篇

维斯特洛大陆,绝境长城北方的鬼影森林,三名守夜人游骑兵遭遇了已消失千百年的尸鬼和异鬼,两人被异鬼所杀,只剩下威尔狼狈逃生。

恐惧的威尔背誓脱离了守夜人队伍,不久后被擒获,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按照祖训亲手裁决了他。

在归途中,一行人遇见了与巨鹿相斗而死的冰原狼,并先后发现了6只冰原狼幼崽——由于史塔克家族的家徽是冰原狼,而且狼崽的数量也与奈德的孩子不谋而合,因此让狼家孩儿们养育它们被视作“天意”(罗柏-灰风,珊莎-淑女,艾莉娅-娜梅莉雅,布兰-夏天,瑞肯-毛毛狗,琼恩-白灵)。

在七大王国的都城君临,首相琼恩·艾林暴毙,这对王后瑟曦·兰尼斯特和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这对姐弟的不伦关系此前已被琼恩察觉。

失去自己的首相兼养父后,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带着王室仪仗北上临冬城,见到了久别的好哥们奈德与他一家。

劳勃此行是想任命奈德为御前首相,并让两家结为姻亲(自己长子乔佛里迎娶奈德长女珊莎),在形势不明的七国内形成一个更为牢固的联盟——整天做着公主梦的珊莎,也无比向往嫁给身世显赫又俊朗帅气的乔佛里。

临冬城举行盛大宴会时,私生子琼恩·雪诺却孤零零地在外练剑,因为“母亲”凯特琳认为他不适合出现在正式场合……一个侏儒的话语,改变了他的心绪: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因为全世界都不会忘记,把弱点变成你的铠甲,用来武装自己,就没人能用它来伤害你。

说这话的是人称“小恶魔”的提利昂·兰尼斯特,他完全懂得被歧视、被嘲弄的感受,以及如何变得坚强。

凯特琳收到了妹妹莱莎·徒利的密信,她带着儿子“小罗宾”离开君临赶回了鹰巢城——她感到害怕,因为自己丈夫琼恩死于谋杀。

奈德原先一直犹豫要不要答应劳勃的请求:从个人情感而言,他不想回到君临那个充满伤感记忆的地方;但出于责任感,他需要在阴云笼罩的环境下帮助信任自己的劳勃。

布兰·史塔克是攀爬的高手,可在这一次爬上城墙时,他意外看到了詹姆和瑟曦偷欢……

瞧瞧我为爱情做了什么。”说完后,詹姆把布兰推下了高塔。

儿子摔成重伤、昏迷不醒,并未改变奈德的行程,艾莉娅带上了琼恩送给自己的“缝衣针”,珊莎带上了对都城和爱情的憧憬,跟随父亲前往君临。

“噩运”依然没有离开。布兰的卧室中突然出现一名刺客,若不是夏天咬破了他的喉咙,凯特琳会亲眼看着儿子死于非命。

刺客留下的唯一线索,是一把瓦雷利亚钢匕首,显然他身后另有人指使。凯特琳怀疑是兰尼斯特搞的鬼,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令她忧虑重重,随即决定亲自去君临告知奈德。

君临·篇

国王和首相的队伍还没到君临,“亲家”之间就起了摩擦:由于乔佛里的狂傲和危险,娜梅莉亚咬伤了他的手,事后乔佛里派“猎狗”桑铎杀了艾莉娅的好友米凯,还在大人们面前恶人先告状……

瑟曦提出要杀掉冰原狼作为惩戒,由于娜梅莉雅已经逃离,便由淑女替罪。

“倘若她非死不可,我要亲自动手。”奈德选择了忍让,留住了北境人最后一丝尊严……此事也为君临之行多添了一层阴影。

由于向着未婚夫的珊莎在对峙时没有帮妹妹说话,愤怒的艾莉娅一直敌视姐姐并和她处处作对,奈德察觉到后,语重心长地教导了艾莉娅:家人之间必须保护彼此,凛冬将至,群狼生,独狼死。

而瑟曦教育乔佛里的则是另一番道理:权力之争,非我即敌。

在君临召开比武大赛时,凯特琳和罗德里克也悄悄来到了君临,不想被别人知道行踪的她,栖身到了自幼相识的好友、财政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的妓院中。面对连情报大臣“八爪蜘蛛”瓦里斯都说不清来历的龙骨柄匕首,贝里席却认了出来:这是我输给提利昂的。

事后,凯特琳将此事告诉了奈德,尽管这无法作为提利昂指派刺客暗杀布兰的证据,但怀疑的种子已经撒下。

诸多意外使奈德下定了一查到底的决心,他从调查琼恩·艾林死前的行踪入手,找到了劳勃的私生子詹德利,慢慢接近了真相……

不管奈德怎么查,似乎都绕不开兰尼斯特,在感受到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后,詹姆和瑟曦也提高了戒备——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他们的弟弟提利昂此时过着另一种游历生活,先去了黑城堡体验了一番长城的雄伟和守夜人的不易,又到临冬城看望布兰,送了一张定制马具的设计图,可他的行程在河间地一家酒馆终止了:与他偶遇的凯特琳·徒利,以“意图谋害布兰”的罪名召唤众家臣抓捕了他,并转道把他带去了艾林谷。

与提利昂同行的守夜人“浪鸦”尤伦快马加鞭赶到了君临,提前告知了奈德这一重大事态。

国王劳勃醉生梦死,瓦里斯透露琼恩·艾琳是中毒而死,艾莉娅在龙穴里听到了密谈,御前会议决定毫无荣誉地暗杀“前朝余孽”丹妮莉斯·坦格利安……被搅得身心俱疲的奈德辞去了首相之职,听到妻子的所作所为后,他本打算立刻离开君临,却被“小指头”关于琼恩的“线索”留了下来。

这一留,便留出了祸来:得知弟弟被抓后,愤怒的詹姆率兵截住了奈德,乔里等亲卫被杀,奈德还在与詹姆的决斗中被士兵捅伤了腿。詹姆自知此事难以善了,放下狠话后便逃离了君临。

连番摩擦,把史塔克和兰尼斯特两家推到了战争的边缘,劳勃希望奈德能继续担任首相,更希望平息“狼狮之争”,避免七大王国再度陷入战火。

劳勃的心属于早已死去的莱安娜·史塔克,他与瑟曦·兰尼斯特的婚姻中充满了冷漠和厌恶,多说一句话都像种折磨……但他们的婚姻维系着国家的和平,所以劳勃只能向奈德提出“停战”的恳求。

真相·篇

布兰早已醒过来了,但他下身瘫痪,再也无法走路……奇怪的是,布兰开始不断做同一个梦,梦里那只三眼乌鸦似乎总在指引自己向前……

不能走,却可以飞吗?

提利昂的设计图,帮助布兰实现了骑马的愿望,陪同他一起出来的罗柏和席恩为奈德受袭该如何反应起了争执,一不留神,走远的布兰就被一支由叛逃守夜人和野人组成的小队抓了——他们因惧怕异鬼才逃到南边来。

经过一番激战,这支小队被全灭,只留下了女野人欧莎愿意为奴为婢,不久之后,表现不错的她和阿多一样,成为了专门照顾布兰的仆人。

到达君临后,奈德请来了布拉佛斯的剑术大师西利欧,专门教导艾莉娅剑术,艾莉娅对此也很上心,每天勤学苦练优雅致命的“水之舞”……直到父亲受伤的消息传来,消沉沮丧的艾莉娅,第一次失去了练习的心情。

西里欧充分尽到了老师的职责:“心烦意乱时正好学习……世上只有一个神,那就是死亡,面对死亡,我们只说一句话,时辰未到。

凯特琳等人来到鹰巢城后,莱莎有意杀了“小恶魔”,凯特琳当然不容许妹妹胡来,只得将他暂时收监。面对周围不怀好意的敌视,孤立无援的提利昂愿意认罪并接受审判——可他坚决不承认谋杀琼恩或布兰的罪名,还要求进行比武审判。

提利昂等待哥哥詹姆的小算盘落空了,却意外得到了同行佣兵波隆的相助。波隆战胜了瓦狄斯爵士后,“被神明宣判无罪”的提利昂与他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鹰巢城。

心烦意乱的劳勃在捕猎野猪时和弟弟蓝礼大吵了一架,又在蓝塞尔·兰尼斯特的热心下灌了太多“酒”,最终被野猪刺成重伤,卧床不起。

首相奈德开始总领朝纲,力排众议执行自己认为正确的政令——比如派出贝里·唐德利恩,去制裁正在河间地烧杀掳掠的“魔山”格雷果·克里冈,同时召唤格雷果的领主泰温·兰尼斯特前来君临接受审判。

奈德当然明白,自己下达的这些命意味着什么,回头便打算把两个女儿送回临冬城,不想遇到了阻力,艾莉娅舍不得西里欧,珊莎则舍不得乔佛里。

自打看到乔佛里的第一眼起,珊莎就幻想着嫁给未来的国王,成为王后,诞下王族,母仪天下……尽管前不久狼狮两家闹了不愉快,可在乔佛里的柔情告白下,珊莎顿觉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

现在父亲一声令下,不但要离开君临,连自己和乔佛里的婚事都得告吹,珊莎怎么能不急眼,“他才不像那个酒鬼国王呢!”

珊莎一句无心之语,解开了奈德心头最大的疑团,他终于明白琼恩·艾林口中的“种性强韧”是何意思了:拜拉席恩家的血脉历来都是黑发,劳勃的私生子们也全是如此,可乔佛里、托曼、弥赛菈三人却都是金发,这说明劳勃的三个孩子均非亲生。

与此同时,泰温已对提利昂被抓、奈德政令做出了回应:率领西境大军突进。

老狮子一边扒鹿皮一边教训“不成熟”的詹姆,但还是宠溺地让他领兵去攻打河间地。在泰温心中,詹姆仍是他最看重的继承人。

奈德与王后见了一面,把自己的怀疑和结论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王室乱伦生子,罪名可大了,我念你们是妇孺,不难为你们,赶快离开君临永世不回,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然而,还没等到瑟曦有所回应,劳勃就快不行了。

在临死前,劳勃把奈德封为摄政王,并嘱咐他好好帮助自己的儿子乔佛里,代理朝政直至他成年——可奈德在帮劳勃书写遗嘱时,却悄然把“乔佛里”改成了“合法继承人”。

事后,奈德和蓝礼商讨如何对付瑟曦。蓝礼自己想要王位,还提出“先下手为强”,而奈德坚持应该传位给劳勃二弟史坦尼斯,还不愿意出阴招,两人自然一拍两散。在奈德传信给史坦尼斯时,蓝礼也离开了君临。

奈德下一个商量对象是贝里席,他不需要“议和”的建议,而是要求贝里席联络“金袍子”助阵——眼下,也只有信任凯特琳信任的“小指头”了。

准备就绪后,奈德当众否认了乔佛里的继承权,并号令拿下瑟曦母子,可在发难的一瞬间,他立马被贝里席和金袍子出卖了。

与此同时,史塔克家族在君临的家臣家将全被屠戮殆尽,只余下艾莉娅受西利欧掩护逃过一劫,珊莎被捕软禁。

开战·篇

奈德被囚禁之后,整个王国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中。为了解决首个心腹大患,瑟曦要求珊莎“表明忠诚”,写信召唤罗柏来君临称臣。

此时珊莎依然抱着“狼狮两家和好、结为亲家”的侥幸幻想,而御前会议成员都在威逼、恐吓、安抚她,再加上自己少不更事,她没有办法拒绝

收到珊莎的来信后,鲁温学士一眼就看出了珊莎的身不由己,这一次罗柏不再犹豫,下令召集所有北境封臣,集结大军向君临进发。

初次统帅大军的“少狼主”谈不上有什么威信,直至灰风咬掉了敢在自己面前拔剑的大琼恩两根手指,恩威并施之下,才暂且收服了桀骜不驯的北境诸侯们。

丈夫沦为阶下囚的消息传来,凯特琳当面质疑妹妹为什么无动于衷,莱莎则以各种理由,拒绝艾林谷出兵帮助北境。

无奈之下,凯特琳只得离开艾林谷,而后与罗柏的大军汇合。

罗柏表面上镇定自若,其实心里也拿不定主意,北境军队的人数远少于西境,而河间地现在又被兰尼斯特打得溃不成军,他甚至在考虑是否真去君临称臣……凯特琳坚定了罗柏“必须获得军事胜利”的决心。

只有在战场上击败对手,才是保证你父亲和妹妹安全的唯一希望。

不过,想要南下与西境军队交手,先得解决眼前的难题:他们必须经过渡河口的要塞孪河城,但身为孪河城主及河间地封臣的瓦德·佛雷却趁机“漫天要价”,史塔克家必须和佛雷家联姻才能放行。

战事紧急,罗柏不得不答应这一要求,以此换来了道路畅通和佛雷军队加盟。

罗柏逐渐展露出了他的军事天分,在交战前夕,他有意放走敌方探子透露己方军队的情报,营造出大军准备决一死战的假象,实际上他只留下2000人迎击泰温大军,自己则带领主力奇袭,最终在呓语森林打败詹姆军,并活捉了“弑君者”。

战场上的瞬息万变没有影响到国王乔佛里的新政迭出,他解除了巴利斯坦御林铁卫之职,同时任命泰温为首相,但最要紧的还是让奈德认罪。

在此期间,瓦里斯曾多次来找奈德,希望奈德能“忍一时”低头认错,这样才可以避免爆发七国境内的全面战争……至于自己如此上心的动机,瓦里斯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和平”。

奈德始终不为所动,即便“穿上黑袍与琼恩·雪诺作伴”这个条件也没打动他,直到瓦里斯提起了自己两个女儿,“你也该为女儿考虑考虑。”

如今狼狮双方都有牌可打,各退一步是个不错的选择。奈德为了女儿,终于选择承认罪行……但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乔佛里突然改口,不顾身边其他人反对,要砍下背叛者的头颅以儆效尤。

在伊林·派恩和杰诺斯·史林特等人的迅速执行下,奈德·史塔克身首异处。

这件事中最受打击的当属珊莎,她之前乖巧听话,不断替父亲求情,就是为了能让父亲活下来。可乔佛里不仅当面毁约痛下杀手,事后还逼迫珊莎盯着亲人的头颅……就在珊莎准备把乔佛里推下高台时,桑铎制止了她。

珊莎在一瞬间长大了许多,因为她失去了太多的珍贵,同时收获了太多的沉重。

父亲的死让罗柏痛不欲生,眼下他最想做的就是杀光敌人、救出妹妹——可现在北境军队成了无名之师,乔佛里、史坦尼斯、蓝礼,任何一人都不是他们理想中的国王,既然如此,何不恢复古风,拥立“北境之王”呢?

就这样,初露锋芒的罗柏·史塔克被北境诸侯们封为了北境之王。

提利昂的“运气”一直不错:从艾林谷出来后,蛊惑了高山氏族部落帮助兰尼斯特作战;来到泰温大军后,帐中多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雪伊;第二天开仗打头阵,自己活了下来;现在,父亲又让提利昂代替自己去君临出任首相。

兰尼斯特现在受到史塔克和拜拉席恩的多方威胁,可谓腹背受敌、骑虎难下,泰温确实无力去君临料理朝政,这个决定似乎没啥问题——可这对于提利昂来说却非同一般,难道父亲真的开始认可自己了吗?

奈德上“断头台”前的最后一个请求,是让尤伦保护女儿艾莉娅,尤伦做到了,他没让艾莉娅看到奈德掉脑袋的一幕,之后又割掉了她的头发,让她以男孩“阿利”之名加入了守夜人新兵团。

这个新兵团里什么人都有,做小工的热派和罗米,铁匠詹德利,关在笼子里的神秘囚犯……他们将和阿利一起,离开君临,前往永远无法到达的黑城堡。

琼恩·篇

琼恩跟随班扬叔叔来到黑城堡后,发现“守夜人”的身份和生活并不像期待中那样荣耀和理想。

同期的新兵们,尽是出身低贱的鸡鸣狗盗之辈,负责训练新兵的艾里沙·索恩又严苛狠厉、语出侮辱……琼恩感到了无限的失落。

随他一同前来的提利昂教导他要“理解他人”,班扬又教导他要“先证明自己”,只有获得了别人的认可,才能成为真正的守夜人汉子。

此后,琼恩慢慢展现出了自己的气度,教授葛兰、派普等人使剑,保护受尽欺辱的山姆·塔利……不再像是一个“怀才不遇”、自怨自艾的受气包了。

琼恩逐渐有了以自己为首的小圈子,并建立起了属于他的威信。

等他们这批新兵成为正式守夜人时,琼恩却被分配为总司令杰奥·莫尔蒙的事务官,一心想成为游骑兵的琼恩起初很不满这个决定,直到山姆一语道破玄机:“熊老”是要把你培养为总司令接班人。

随后,琼恩和山姆来到墙外的鱼梁木下向旧神祈祷、宣誓,成为了守夜人的一员

他们在此行中意外拉回了两具同袍的尸体,他们死亡已久,却没有腐烂……还没等伊蒙学士解剖研究,尸体就在当晚起身袭击了杰奥和琼恩,最后靠着白灵的协助和琼恩的一把火才把“尸鬼”消灭。

莫尔蒙总司令看来是真的很欣赏琼恩,并对他寄予了厚望——为感激救命之恩,他把家传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传给了琼恩。

年轻的琼恩距离成熟的守夜人还很遥远……得知奈德被抓、罗柏带兵南下后,琼恩不止一次想离开黑城堡去参战,是莫尔蒙的劝诫、伊蒙·坦格利安的以身作则,让他继续留在绝境长城履行自己的职责。

然而,当奈德的死讯传来时,琼恩终于不顾一切冲出了黑城堡,他的兄弟们用誓言拦下了他: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中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死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铁卫。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荣誉心驱使琼恩离开,也是荣誉心鞭策琼恩回来。

莫尔蒙并未责备琼恩,相比之下,他接下去要做的才是头等大事:越来越多的守夜人兄弟在长城外失踪,连首席游骑兵班扬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有死而复生的“尸鬼”……熊老已厌倦了做睁眼瞎,他决定集合人手,进行一场大规模的远征调查。

究竟哪场战争更重要?你究竟是幼稚的男孩还是伟岸的男人?莫尔蒙把选择权交给了琼恩自己。

琼恩·雪诺陷入沉默,最终踏上了北进的征程。

丹妮莉斯·篇

与维斯特洛大陆隔狭海相望的厄斯索斯大陆上,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的总督伊利里欧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多斯拉克民族最大卡拉萨的首领卓戈卡奥,他将迎娶落魄王族的遗女丹妮莉斯·坦格利安。

丹妮莉斯的哥哥韦赛里斯乐见其成,因为他想借助卓戈的军队复国,夺回属于龙家的七大王国。

在卓戈和丹妮莉斯的婚礼上,新娘收到了无数礼物,其中最珍贵的,是收养照顾他们兄妹多年的伊利里欧所送的三枚龙蛋——龙曾是坦格利安家族征服维斯特洛的强大杀器,如今早已灭绝。

丹妮莉斯不满足于做一个交易品,她开始尝试取悦卓戈,没多久便有了身孕——她开始反抗韦赛里斯,展现出了不怕烫的体质,她在维斯·多斯拉克生吞了马心,多希卡林的老妪预言她和卓戈的儿子雷戈将会是“骑着世界的骏马”。

韦赛里斯深感愿望无法达成后,便想偷了龙蛋逃离,却被乔拉·莫尔蒙制止。失意的他执剑进入了不许携带刀兵的王帐,叫嚣着卓戈欠他一顶王冠,此举终于引来了回应。

卓戈融掉金带,为韦赛里斯戴上了一顶滚烫的金冠,也带走了他的性命。丹妮莉斯对此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不是真龙”。

乔拉另一个身份是劳勃国王的眼线,他知道劳勃对丹妮莉斯怀孕一事咬牙切齿,也知道将会有针对丹妮莉斯的暗杀……他本可对毒酒视而不见,然而在紧要关头,他阻止了这场暗杀。

乔拉原来能戴罪立功回到维斯特洛,因为他的心在故乡;但他放弃了那份功勋,因为他的心转移到了丹妮莉斯身上。

卓戈得知暗杀未遂后勃然大怒,之前并不打算远渡重洋去攻打七大王国,但此事彻底激怒了他,骁勇善战、未尝败绩的卡奥决心将七大王国作为雷戈的出生礼物。

卓戈的卡拉萨开始西进,一路上他们不断烧杀掳掠(这也是筹措渡海所需物资财富的方式),血腥无情的野蛮行径引发了丹妮莉斯的不适与制止。

卡丽熙此举背离了多斯拉克族的传统,导致了卓戈手下的唾弃和挑战,卓戈在屠戮反抗者时受了皮外伤,不忍丈夫带伤的丹妮莉斯说服卓戈,唤来俘虏中的巫女弥丽·马兹·笃尔帮他治疗。

丹妮莉斯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却给了弥丽下巫术的机会。卓戈的小伤变成了致死的大病,为了救他,弥丽又提出“以命换命”,夺走了雷戈……最后,丹妮莉斯“流产”,卓戈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废人。

规模庞大的卡拉萨顷刻间分崩离析,丹妮莉斯不忍心丈夫生不如死——她闷死了卓戈,带着丈夫的尸体、凶手弥丽以及三枚龙蛋一起在火海中熊熊燃烧了一夜。

翌日清晨,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的丹妮莉斯带着三条幼龙,在她仅剩的卡拉萨面前站了起来,而其他人却顺势跪了下去:他们见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奇迹,更是一个即将响彻世界的传奇。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 已完结 共10集

    外滩探秘第一季

  • 已完结 共6集

    冰球小子第二季

  • 全8集

    阿提耶第一季

  • 第6集完结

    神探姐妹花

  • 第10集

    90年代秀第一..

  • 6集全

    神盾局特工:弹..

  • 6集全

    贵族高中·我们..

Copyright © 2024-2025 安琪影院 www.539m.com